AI-first产品的机会在哪?

Greylock 认为,那些能够成功地将 AI 的力量,赋能给用户喜爱的产品中的产品建设和设计者,一定能创造出巨大的价值。因为,如果人们生活在一个新时代,在这样的时代中,基础模型能让所有人都能够轻松地构建人工智能公司,那么应用程序最具战略性的优势在于,可以与多个记录系统共存,并收集和产品相关的所有数据。

在每一个新技术时代,投资者总是热衷于关注当前「卖铲子的」,现在大家从英伟达和基础模型的高估值现状,就能明确这一点。

( 注释:第一种投资策略是「铁镐和铁锨」picks and shovels 投资策略。过去在淘金热潮中,大多数想要成为矿主的淘金者都以失败告终,而那些向淘金者出售铁镐、铁锨、帐篷和牛仔裤的人却发了大财…比如李维·斯特劳斯靠李维斯牛仔裤成为大富翁,也有过去投资于那些从网络交易中间接受益的非网络公司而获益,比如包裹快递和,或者投资于网络交换机和相关设备装置的制造企业。)

不过尽管很多人关注人工智能浪潮中的「卖铲子的推动者时」,仍然存在想要去寻找金矿的人,目标是找到并支持那些愿意承担风险,打造持久的人工智能产品,能从底层改变人们工作和生活方式的创始人。

Greylock 认为,那些能够成功地将 AI 的力量,赋能给用户喜爱的产品中的产品建设和设计者,一定能创造出巨大的价值。因为,如果人们生活在一个新时代,在这样的时代中,基础模型能让所有人都能够轻松地构建人工智能公司,那么应用程序最具战略性的优势在于,可以与多个记录系统共存,并收集和产品相关的所有数据。(「The most strategic advantage [of applications] is that you can coexist with several systems of record and collect all the data that passes through your product.」)

Tome 和 Runway 不只是利用人工智能来赋能产品,而是将人工智能驱动整个产品开发和业务战略。

当然,也有很多反对者认为,初创公司在这块不存在机会,因为现有公司拥有数据和渠道,单纯调用 OpenAI 的 API 没办法构建持久的护城河,很多创业公司会因此而倒闭。

本篇文章提出了对下一波 AI-first products 产品的看法,并概述了创始人可以考虑的几个途径:

这同时也是创业者构建 AI-first 公司的三大机遇:

  • AI-first networks & marketplaces
  • Re-defining enterprise software categories
  • Co-pilot for services

AI-first networks & marketplaces

在上一轮消费软件浪潮中, Social networks 和 marketplaces 是占主导地位的商业模式,这些领域创造了数万亿美元的市值,仅 Meta 一家公司的估值就接近 8000 亿美元。Greylock 在上一波浪潮中,投资了 Meta、LinkedIn、Roblox、Airbnb、Discord、Musical.ly(现为 TikTok)和 Nextdoor。

从估值来看,这些类别在当时,被认为是「牢不可破」的。

但现在,人工智能技术,挑战了我们最初的许多假设。这引发了一场新的军备竞赛,以建立下一个 AI-first networks

大家过去从连接人与人的网络,转向连接人与内容的算法,现在,正在转向算法逐步取代人的阶段

正如 Sam Lessin 的判断,这个过程如下所示:

AI-first产品的机会在哪?
  • 前人工智能网络→人与人、人与企业之间的联系(Pre-AI network → people connected with people and businesses)
  • 人工智能驱动的网络→算法驱动内容发布,用户消费内容(AI-powered network → people posting & consuming content for/by the algorithm)
  • 纯人工智能网络→人工智能为每个用户创建个性化内容(AI-only network → AI creating personalized content for each person)

除社交网络外,人工智能会对「bits only」的形态施加影响,包括约会应用、游戏、劳动力市场和专业技能市场等等。很多公司则将彻底改变其整个产品形态,多数现有公司,都将以某种形式,把人工智能融入当前业务之中。如果某些公司行动迟缓,很可能被推下牌桌。

在创始人评估 AI-first marketplace 的机会时,笔者会从两点考虑:

  • 可以从 participants 生成独特(垂直)数据的市场(Marketplaces that generate unique data from participants)
  • 连接双方的市场平台,而不是取代一边的市场平台(Marketplaces that connect two sides, rather than replace one)

为了说明这一点,现在我们以两个以人工智能重构的 marketplace 为例,在这些方面对它们进行比较:一个是商标设计市场,另一个是招聘市场。

想象一个自由商标设计市场,将被算法取代。用户输入一个提示,经过几次尝试后,就能得到自己的想要的商标。在这种情况下,算法接收到的数据基本没有什么壁垒,供应方完全被算法取代。

但人工智能驱动的就业市场就不一样,举个例子——最佳产品是为求职者提供人工智能职业指导,为招聘者提供人工智能助理,这两个看似独立的产品,通过相同的算法连接在一起。创业者可以从求职者那里收集深刻的见解(数据)远超出求职者在简历或 LinkedIn 上分享的内容,然后利用这些数据不仅找到完美的匹配,而且帮助他们发现最有成就感的职业道路。将这些数据与对招聘人员需求的深刻理解结合起来,求职 coach 和 AI 助理都会继续迭代。

在这样的场景下,产品的构建,旨在收集更细致入微的数据,而人工智能正在增强和连接供需双方,而不是取代其中一方。

重新定义企业软件

平台的重大转变,往往为重新构建大型软件类别提供了机会。以生产力和向云计算的转变为例。微软凭借 Microsoft Office(以及与 Microsoft Azure 互补的云计算领域的主导地位)占据了主导地位,但在(美国的)协作软件市场上留下了价值超过 500 亿美元的缺口,而 GSuite 和 Figma 等产品正是抓住了这个缺口。对于许多应用场景而言,实时协作是唯一重要的功能,这使得 GSheets 在功能不及 Microsoft Excel 的情况下仍能占据部分市场份额。

对于初创企业来说,机会来自于找到现有企业无法竞争的角度。以下是四个方向:

  • 用人工智能重新构想用户界面 / 用户体验(UI/UX is re-imagined with AI – incumbent UI is irrelevant)
  • 用人工智能重新构想 Product surface area(Product surface area is re-imagined with AI – incumbents compete at a different scope)
  • 商业模式被人工智能重新想象(Business model is re-imagined with AI – incumbent business model can’t adapt)
  • 在人工智能之前没有现存技术公司(No incumbent tech co before AI)
AI-first产品的机会在哪?

人工智能通过重新定义产品,使初创企业能够参与竞争。

以生产力这块为例。Greylock 投资的人工智能演示工具 Tome 等公司希望解决知识工作者的端到端工作流程问题:从想法到收集必要数据,再到提出连贯的 argument.。如今,PowerPoint 只涉及这一流程的最后一部分,这使得 Tome 能够在不同维度上和 PowerPoint 竞争。

另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客户服务,这是一个价值 100 亿美元的软件类别。「显而易见」的出发点是利用人工智能,实现客服自动化。但是,能不能对整个客服概念进行重构?

如今,大多数公司通过将 「contact us」尽可能隐藏起来,减少呼叫量。但是,在 AI 世界里,每次和消费者的互动都可以是低成本的、愉悦,可创造收益的,在这样的世界里,公司可能会积极尝试与客户对话。

要思考的是,如何从不同角度,重新思考企业如何利用人工智能与客户沟通。

CO-PILOT 服务(CO-PILOT FOR SERVICES)

人工智能最有趣的机遇之一,是用人工智能「CO-PILOT」去找到相对于软件而言更大的服务市场。大多数知识工作都涉及分析和转换数据,而算法更适合完成分析和数据转换等任务(Most knowledge work involves analyzing and transforming data, a task that algorithms are better suited for.)

CO-PILOT 的机会是在品牌、销售人员等等,如财富经理、保险经纪人和抵押贷款经纪人。这类工作涉及大量基于文本的协调,很多时候会在很多应用程序的场景中工作,对于这些业务类别,提高效率带来的投资回报是有目共睹的。以财富经理为例。根据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数据,财富经理留住客户的最大指标不是投资组合表现,而是与客户进行个性化互动的一致性。

如果一个基于人工智能的 Agent,能够将来自客户投资组合、个人公司的股票研究和公司的客户关系管理(CRM)的信息结合在一起,并且所有这些信息都是根据个人独特的语气训练出来的,那么,理财经理每周只需按下一个按钮,就能向客户发送个性化的说明。归根结底,如果理财经理能为 1000 名客户而不是 100 名客户提供个性化服务,那么,所有人都会从中受益。

当然,也可能很多人过分夸大了 CO-PILOT 服务的作用,但它带来的机遇是巨大的——这个机会在于,软件公司能够追求服务而不仅仅是软件方面的支出,意味着上千亿的新市场。

总结

人工智能领域有很多观点。真正的技术乐观主义者,会将人工智能视为人类的伟大能力的放大器;但是,悲观主义认为每个应用程序都只是调用 OpenAI ;还有从乐观主义者转变为悲观主义者的人,他们认为人工智能将使所有工作自动化(并接管人类)。

也有反对者认为,许多产品只是基础模型之上的功能。但是,将人工智能视为产品开发和 GTM 战略背后驱动力的建设者们,将创造出前所未有的新市场和新体验。

通过将产品和领域方面的专业知识与对人类行为和人工智能的基本理解相结合,这些构建者将为生活带来稳固的有价值的、AI-first 产品。

本文认为,人工智能与互联网、移动和云计算一样,是新一代重要的技术浪潮。对于那些雄心勃勃的企业家来说,这是一个打造新事物、改变我们工作和生活方式的机会。

矢量AI门户网,优质AI资讯内容平台

(0)
上一篇 2023年9月12日 下午2:10
下一篇 2023年9月14日 下午8:1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