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的AI赛场,就像一个无情的过滤器

例如,曾经备受资本青睐的 Jasper,就是一家提供 AI 写作工具的公司,在 GPT 问世前,一直备受众多企业和营销人员的喜爱,2022 年 10 月还完成了 1.25 亿美元的融资。

2023 年,可以算是 AI 井喷的「大模型元年」。

在这闪耀的年份,生成式 AI 以惊人的速度和创造力,不断地诞生出惊人的产品和服务,为人类带来了无限的可能和便利。

然而,在这股充满机会的浪潮背后,一些被视为 AI 未来独角兽的光鲜企业,却因为种种原因,最终不甘地倒在了这个曙光初现的「大模型元年」。

例如,曾经备受资本青睐的 Jasper,就是一家提供 AI 写作工具的公司,在 GPT 问世前,一直备受众多企业和营销人员的喜爱,2022 年 10 月还完成了 1.25 亿美元的融资。

然而,随着微软、谷歌等巨头的纷纷入局,Jasper 的处境一路急转直下。访问量短短三个月内下降近 40%。目前面临着严重的财务危机和人才流失,被迫宣布裁员。

残酷的AI赛场,就像一个无情的过滤器

同样的,被视为未来 AI 独角兽的思必驰、影谱科技等国内 AI 企业,也在这璀璨的「大模型元年」,迎来了自己最惨淡的时刻,并面临了上市失败、运营停摆等困境。

今天,我们不妨就以经历颇为跌宕的影谱科技作为切入点,对此类倒在「黎明前」的 AI 企业,进行一番管中窥豹的剖析。

不存在的壁垒

曾经飞得有多高,坠落时摔得就有多痛。这似乎是对影谱科技目前最贴切的形容。

在 2016 年就开始布局 AI 的影谱科技,凭借着自主研发的 AI 视频植入技术,在国内影音播放器市场占有率达 70% 以上,覆盖超 6 亿用户,创造了百亿级增量市场。并且在 D 轮时,以 13.6 亿人民币的数额创下 AI 影像生产单轮融资纪录。

但如今,陷入运营停摆的窘境后,影谱却曝出了欠薪、部门人去楼空,联合创始人退出的不堪消息。

残酷的AI赛场,就像一个无情的过滤器
企查查显示,联合创始人徐冰已经从该公司退出

如此巨大的反差,让人不禁疑问:这家布局甚早,曾经风光无限的 AI 独角兽,为何落到这般地步?

实际上,影谱科技面临的困境,也是众多具有「先发优势」的 AI 企业所面临的共同困境。

如开头提到的 Jasper、思必驰等独角兽,与各路巨头相比,在入局 AI 的时间上可谓占尽了先机,其中思必驰更是早于 2007 年就已开始布局对话式人工智能。

但,后来的事实表明,没有坚固的技术壁垒,起得再早也无济于事。

残酷的AI赛场,就像一个无情的过滤器

以影谱科技为例,其最核心的技术,是在 2016 年年初和芒果 TV 合作推出产品「易植」。

这是一款通过 AI 技术,在视频中修改场景、物品,从而无缝植入广告的技术。

凭借着这样的技术,观众熟知的《楚乔传》《快乐大本营》《中餐厅》等多个热门影、剧、综艺的后期植入广告,都被影谱承包了。

然而,好景不长,之后各大视频网站,如爱奇艺,优酷等,也纷纷推出了各自的视频植入技术。

例如爱奇艺的「Video-in」、极链科技的「ASMP」以及优酷联合 Mirriad 推出的「移花接木」等,这些技术均可自动扫描并识别视频中合适的广告位,将广告高效的植入其中。

其实,这样的情况并不意外,因为视频植入本质上是一个成熟度高、且存在了很多年的技术。其最早在 1994 年的电影《阿甘正传》中就已经出现。

残酷的AI赛场,就像一个无情的过滤器
《阿甘正传》中,汤姆·汉克斯通过影像合成技术,与已故的肯尼迪握手

再者,视频植入技术所涉及的 AI 技术领域,主要是计算机视觉和图像处理。这些领域已经有了大量的开源工具和框架,如 OpenCV、TensorFlow、PyTorch 等。可以帮助开发者快速实现视频分析、广告植入等功能。

如此一来,影谱科技在视频植入方向上的优势,就开始被逐步蚕食殆尽。

残酷的AI赛场,就像一个无情的过滤器
图中屏幕上的广告,实际上是被 AI 植入的

与此同时,另一个变量的出现,也釜底抽薪地给了影谱科技重大打击。

那就是短视频直播带货的兴起。

根据飞瓜数据,2020 年,抖音电商平台的总销售额达到 2000 亿元,同比增长 600%;而同时期爱奇艺、优酷、腾讯三大视频平台的视频植入广告收入合计仅为 40 亿元。

与视频植入广告的方式相比,短视频直播无疑有着无法比拟的优势。

残酷的AI赛场,就像一个无情的过滤器

以往影谱科技的合作方,在进行品牌植入时,选择的产品往往是护肤品、牛奶、代餐食品等 C 端消费品居多。

对于这类更加「大众化」的小门类商品,短视频直播的实时互动、实时销售、实时反馈的方式,要远比在视频中植入的方式,要来得直接,转化率也会更高。

于是,在同行竞争压力,以及短视频直播的替代优势下,影谱科技的技术壁垒,便被彻底击碎。

但是,这样的局面,真的无法避免吗?

动态护城河

实际上,关于「技术壁垒」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人们时常会陷入的误区是:将所谓的壁垒或护城河,当成了某一具体的技术或产品。

例如影谱科技之前引以为傲的易植入、Moviebook ADT 等。

然而,对于 AI 这个快速变化的行业来说,要想攻下某一两项具体的「技术高地」,其实并不是特别困难的事。

可以说,目前为止,即使是 OpenAI,也不能保证其麾下的 chatGPT 一直处于龙头地位,在个别指标和能力上,某些开源模型,已经接近或超越了 chatGPT。

残酷的AI赛场,就像一个无情的过滤器

开源模型 Guanaco ,在基准测试中实现了 ChatGPT ( GPT-3.5-turbo )99% 以上的性能

由此可见,在瞬息万变的 AI 时代,真正的护城河其实是一种持续研发和创新的能力。

只有具备了这样「动态护城河」,企业才能在这个大模型迭出,算法日新月异的时代,持续生存并壮大。

可惜的是,在这方面,以影谱科技为代表的一系列早期 AI 独角兽,做得都不太好。

影谱科技虽然在生成式 AI 影像领域有一定的积累和成就,但其产品主要依赖于传统的 GAN 模型和预训练数据集,没有利用最新的大模型和自监督学习等技术,来提升生成效果和质量。

残酷的AI赛场,就像一个无情的过滤器

究其原因,是大模型和算法的研发,需要的投入十分高昂。因此,要维持这样持续的研发,AI 企业就必须有一定的自我「造血」能力。

而这种「造血」能力的强弱,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企业自身所处赛道的广度、宽度。

这就涉及到了「动态护城河」的第二个部分,即:不断扩展自身赛道的能力。

在这方面,影谱科技与其他失利的 AI 独角兽(如 Jasper、思必驰)相比,可谓算得上十分「积极」,其几乎追赶了每一个新出现的技术风口,如 AR、VR、元宇宙等。

残酷的AI赛场,就像一个无情的过滤器

2018 年,影谱就与商汤科技在 AR、VR、视频分析等底层 AI 技术方面展开合作。

到 2021 年,元宇宙大热,影谱更是倾力投入其中,并力推自主研发的数字孪生引擎 ADT Meta。

但实际上,这样的「扩展」不仅未切中技术发展的真正方向,反而还徒劳地分散了自身精力。

其狂热追捧的 AR、VR、元宇宙等领域,由于缺乏实际、广泛的应用场景,致使其难以真正地将其作为有效的赛道。

残酷的AI赛场,就像一个无情的过滤器

与自然界的生物演化一样,科技的发展,也有其自身内在的规律,而这样的规律,并不会以资本的炒作为转移。

例如,当年凭借强大的 GPU 技术,在游戏领域风生水起的英伟达,在试图开辟新赛道时,也受到了各种「风口」的诱惑。

当时投资界普遍认为,云计算、移动设备和虚拟现实,才是英伟达这类硬件厂商的未来。

但在这样的浮躁中,黄仁勋却冷静地意识到了 GPU 在加速 AI 训练和推理方面的优势。而这样的认知,则是建立在 AI 在各个领域的应用前景和潜力的深刻认知上。

残酷的AI赛场,就像一个无情的过滤器

由此可见,AI 时代的护城河,远非部分人简单的想象中,依靠「烧钱」、「抢人才」、「堆算力」就能构建起来。

在这个「动态护城河」中,对技术发展的认知,以及行业的敏锐洞察,都是构成其城墙不可或缺的软实力。

因为唯有树立正确的认知,才能开辟有效的新赛道。

而唯有不断扩展新的赛道,不断地「开源」,才能为持续的高研发提供长久的支持。

最后,持续的高研发,才能让这个 AI 时代的「动态护城河」形成真正的闭环。

总结

残酷的 AI 赛场,就像一个无情的过滤器,筛除了任何缺乏求生之技的企业。

在当下失利的 AI 独角兽中,有的止步于短期的先发优势,便不再持续投入研发,如 Jasper。

有的则缺乏开辟新赛道的意识或能力,致使其原有赛道被巨头挤占时,便彻底打碎了所有鸡蛋,如思必驰。

残酷的AI赛场,就像一个无情的过滤器

还有的,虽然积极地做出了扩展赛道的「努力」,但却因方向分散、错误,最终徒耗精力,如影谱科技。

而这些惨痛的教训,告诉了所有的后来者,在 AI 领域,真的没有所谓「一招鲜,吃遍天」的技术捷径。

矢量AI门户网,优质AI资讯内容平台

(0)
上一篇 2023年8月3日 上午11:19
下一篇 2023年8月3日 下午6:4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Chufeng
    Chufeng 2023年8月7日 下午2:43

    资源快速被重新分配,去到应该去的地方,说明这才是优秀的生态环境
    一直在一些废物手上,得不到合理利用反而不是好事